懒癌晚期

 

【超蝙】Gravity万有引力 教授AU 第一章

                                                   
天狼星实际上为一对双星系统。
其中那颗伴星是白矮。

宇宙共有恒星七百万亿亿颗。

我在七百万亿亿外的一颗行星上。脚下只有万有引力。



第一章

一望无际的麦田,雨后的泥土散发出淡淡的腥味,虫声簌簌,天空一碧如洗,万里无云,院子里的石板被晒得发白。

简朴结实的农舍外繁花盛开,发出阵阵清香,让人心旷神怡。

公路上停了一辆破旧的银色雪弗莱小轿车,地上堆放了几箱打包好的行李。

Kent先生坚持要帮儿子将所有的行李搬进后备箱,严肃呵退了想上前干涉帮忙的Clark。无奈的儿子只好潇洒地站在原地,袖手旁观患有高血压的年迈父亲气喘吁吁地忙上忙下。

Kent夫人身材瘦小,金色如同阳光的头发随意地卷起一个发髻。

她走到车旁,微笑看着坚韧不拔,宝刀不老的丈夫,他汗流浃背地放好所有东西;大行李箱放在底部,望远镜箱靠着大行李箱,网球拍紧贴后备箱壁,网球装进行李箱,红色的书包挤成薄薄一片贴着箱子。儿子钟爱的文学书籍扎成一叠放在最上面,旁边有一只布偶白色小狗。他使劲压了压,费力地将后备箱门关上。

Clark转头不看努力的父亲,因为Kent夫人开始给他吩咐一些事情了。大学是美好的,但是不要忘记继续不断努力,不断学习,多参加社团活动。

砰!

一直在努力的汗流浃背的Kent先生终于竭尽全力地把门关上了。

Clark抱了抱母亲,她吻了吻他的额头,叮嘱着说过几千遍的安全保障,提醒他不要忘记巧克力放在书包的夹层里,饿了可以吃果腹。

年轻的男孩坐上了车,蔚蓝的眼睛看着湛蓝的天空,车缓缓启动了,他回头,看见金发的母亲站在花园太阳花丛中,正在默默地抹泪。

车驶出了小镇,他回过头,掏出兜里的巧克力,撕开包装,取一块含在口中,细细品尝甜味中夹杂的微苦涩,思绪万千。

看着窗外快速移动的树木,Clark Kent在思愁中好奇和期盼着将来的大学生活,他对一切都充满期望和兴奋。



但那美好的未来其中一定不包括一只可怕的大蝙蝠。

Clark到达学校时已是深夜,旷大的校园里空无一人,朦胧的街灯发出幽蓝色的光,几只飞蛾静静环绕。

他拿出自己领取到的白色塑料卡片和金属钥匙,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上面写着“BF-C-5104”。

叹了口气提起沉甸甸的行李,独自走向遥远的宿舍C区。

夏末的虫声阵阵,温暖的风刮起时带来了一股不知名的花香味。大学里常见的黑洞式喷泉水声柔和,窸窸窣窣的柔波在月光下闪着浮光。

Clark实在是疲惫了,他加快脚步,阔步在夜晚校园幽暗曲折的道路上,心里只想赶紧回到寝室洗个舒服的热水澡,美美地睡觉。

一道黑影忽然闪过。

小镇男孩吓得一个哆嗦,他猛地停住脚步,仔细一看,那个无声无息地黑影快速隐入了旁边教学楼的黑暗阴影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那只是他的错觉。

我去,什么玩意。

困惑不解的Clark使劲眨了眨眼,心中忐忑不安起来,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但是他知道那不可能是错觉。

不安地犹豫了一下,他毅然把扔下行李箱扔在地上,跟随那个鬼影一般的黑影的路径,冲进了漆黑一片的教学楼里。

踏进空荡荡阴暗的走廊里,只能听见自己运动鞋踩在地面上的轻响。伸手不见五指,小镇男孩努力地在黑暗中判断方向,什么也没有,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太紧张出现了幻觉。

忽然,他听见远处传来一声轻轻的响声,就像老鼠路过的声音。抬起头,他判断是从楼上传来的。

他摸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手电借着微弱的光线打量四周。

我去。

这个单纯的新生一直以为是教学楼的地方根本不是教学楼。房间四周呈现圆弧形,地面布满灰尘,一片颓废,常年失修。

他看见了一条向上的阶梯,扶手破旧而没有涂漆,凹陷不平的黑色的木头阶面上却意外的干净,看上去经常有人涉足。

他踏上阶梯,扶着墙壁,随着旋转的阶梯慢慢一层一层地向上走,空荡的阶梯上只能听见他的脚步声在变形的木头上发出的吱呀声,大概走了六层,楼梯终于到了头。

尽头有灯光透出,还有机器运转时的微弱声音。Clark走进这个顶楼阁屋,惊讶地发现里面杂乱无比却又井井有条。

这是一个布置紧密而得体的小小空中阁屋。

成堆的资料挤满了整个左半圆的空间,弧形的屋顶有个精巧的滑动式小型望远镜,接着望远镜底端的电跟赤道仪的马达不断发出细微的声音。地上有一张木质小床,几件深黑的睡衣随意扔在床边,床头柜上放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墙上贴了几幅猎户座大星云和日食的海报,不大的木桌上堆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和一些很高端的机器----Clark愣愣地盯着那些黑色的机器半天,才猛地反应过来,拉奥啊,这是CCD!他从来没有钱用的起的CCD!

他忘记了那个黑影和自己某种程度上私闯民宅的行为。

这个穷学生兴奋好奇地走到CCD旁边,贪婪地打量着爱不释手的机器。

如果不是一个毫不客气的声音扰乱了这个穷得烧不起来的天文发烧友与心爱的昂贵CCD见面的机会,他一定会乐不疲怠地玩上一天的。

“你是谁?”一声冷冰冰的声音给热情高涨的Clark浇了一身冰水。

玩着CCD入迷的穷学生终于猛地想起自己这是非常不礼貌的私闯民宅行为,现在主人来了。

这下就尴尬了。

从来没做过这种事的小镇男孩惊慌失措,涨红了脸。他尴尬地放下昂贵的CCD,转过头看着这个房间的主人。

入眼的人身材高挑结实,黑发黑衣。锐利的蓝眼睛让Clark产生了被刺一刀的错觉。

“我,我...我只是...”Clark慌忙择词企图解释,但那个男人忽然压低了嗓音,愤怒地对他吼道:

“滚出我的瞭望塔!”

这可怜的孩子几乎是从楼梯上滚到塔底的,顾不上整理被尘埃弄脏的衣服,他狼狈地提起行李箱就落荒而逃,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小鹿,惊动了原本宁静的校园,克拉克又尴尬又害怕,那一声“滚出我的瞭望塔像箭一样狠狠地刺穿了他的神经。

直到跑到了C区5号住宿别墅门口才气喘吁吁地停住脚步,心跳得像要飞出胸膛。

平息了心情,他环顾四周,祥和的夜,漂亮的别墅,月亮挂在天上发出柔和的光,星辰在黑天鹅绒般的夜幕中灿烂闪烁。

他混混沌沌地放下行李箱,用钥匙打开4号房间的门,却发现钥匙卡在了钥匙孔里。老天,不是吧。Clark心中哀嚎一声,使劲拌钥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弄开了门。

入目一个小型的公共客厅,沙发上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黑发男孩毫无形象地大张着腿在玩手机。

“哎呀,你好!”

黑发蓝眼的男孩兴奋地把手机一扔,猛地一个翻身跃起,热情地招呼他,“我还在想你今天到底来不来了,今后你就是我的室友了,我叫Dick Grayson.”

Clark感觉自己终于恢复正常了,也微笑着回应Dick。忽然他猛地停下了脚步,直直地看着新室友的脸。

是他多心了吗,Grayson也长着蓝色的眼睛和黑发。

黑发蓝眼。

...黑发蓝眼。

就像刚刚那凶神恶煞的天文塔主人一样,黑发蓝眼。

不过自己不也是黑发蓝眼吗,果然是多心了吧,Clark底气不足地安慰自己。

活泼的Dick带领他去参观了他们住的B号房间,大体很整洁,窗台上有一架星特朗80eq的望远镜。Clark注意到有三个床位,一个靠着窗边,一个在上铺,下面有张桌子,桌上摆满了书籍和...星特朗的原配目镜?

小镇男孩再一次瞠目结舌,真厉害,又是一个有钱人。那两个床位都被占了,剩下的靠着柜子的床位就是他的位置了。

“抱歉,我们把最好的两个位置占了。”Dick误解了Clark的表情,有些歉意地解释道。

“不,我喜欢这个位置,方便拿东西。”Clark笑着回答,“不过,另一个室友是谁?这么晚了为什么还没回来。”

Dick帮Clark拿来了校配的纸巾盒和沐浴香皂等用品,他微微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下,“另一个是Tim,他肯定去找Bruce Wayen 了。”

“Bruce Wayen?”Clark把东西一件件拿出来。

“啊哈,你不知道,那只可怕的老蝙蝠。”Dick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他将会教授我们小行星搜寻和基本射电天文学,听说只有一般的人能过他的考试,特别难。”

“蝙蝠?”Clark好奇地问。

Dick耐心地解释,“他经常晚上跑到自己的天文塔上观测,阴森森地行踪不定,又总是一身黑,所以学院流传着一个他的外号,Batman。”

听起来怎么那么熟悉呢。

Clark弯下腰把箱子放进床底。等收拾好所有东西,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后,他坐在窗边用浴巾擦着满头卷发,视线再一次落在了对面桌子上大大小小十几个目镜上。

对面的Dick正躺在上铺床上看书,一只修长的小腿从床沿垂下来,有节奏地轻轻摇晃。

Clark还是好奇地问了,“Dick,那个Tim很有钱吗?”

室友把书向胸前一放,随着Clark的目光看到了桌子上的目镜上。“这个吗,不,都是向Bruce借的,只要你有需要,都可以向他借器材,他很大方的。”

关了灯,黑暗扑面而来,疲惫的Clark一沾到枕头就昏昏欲睡了。

对面传来了Dick沉稳熟睡的呼吸声,闹钟在桌子上发出轻微,有节奏的嗒,嗒声。他迷迷糊糊地又想起了母亲。

思乡的惆怅沁透自己的心,带着沉沉的睡意和漫天繁星,他滑入一个乡愁的梦。

万物皆空,沉睡的大学上空,唯有星辰闪烁,璀璨安宁。

“快,我们要迟到了!”

“等一下,我的鞋带散了。”

“为什么Tim 不叫我们?我以为你设了闹钟。”

“我也以为你设了闹钟!”

第二天,在Clark 猛然地惊醒过来,惊恐地发现窗外的天已大白。

而依然睡得口水横流的室友Dick Grayson 毫无形象地将小腿垂下了床。

心中大呼不好,忐忑不安地一看闹钟,瞬间浑身冰冷,四肢僵硬,屏住了呼吸,闹钟上那小小的数字简直要了从来尊规守纪的小镇男孩的命。

“Dick,Dick Grayson!!!!”Clark 一跃而起狠狠摇晃着死睡的室友, “快醒醒,我们晚了!”

被摇晃地睁开一条细缝眼睛的男孩茫然地看着Clark Kent 涨红的,激动的脸,烦躁地拍开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翻了个身背对室友,光溜溜修长的腿像考拉一样依赖地缠上了被子,迷迷糊糊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没事没事,翘掉就好了,我要睡觉。”

“可是今天第一节的射电天文的老师是Bruce Wayen!”小镇男孩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潜意识就这样脱口而出了。

本来睡得像猪一样,看样子千斤顶也不能把他挪动一步的Dick忽然猛地睁开眼睛。

Clark看见自己的室友几乎是飞起来的。

当衣冠不整,脚步混乱,气喘吁吁的两人终于跨越半个校园到达教室时———不愧是历史悠久的世界名校,学校也够大,就连拿过州长跑比赛冠军的Clark都觉得气息不匀。

他们冲进教室,全体学生都抬头瞪着他俩。

很好,没有老师。

两个迟到的家伙侥幸地舒了一口气。

“我希望你们两个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在神圣的课堂上这般姗姗来迟。”一道冰冷而低沉大提琴般的嗓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Wayen教授穿着一件修身的西装,英俊锋利的面孔上毫无表情,钴蓝色的眼睛像深海透进的微微蓝光,冷冰冰地看着两个僵直身体,目瞪口呆的学生。

小镇男孩盯着教授熟悉的面孔,那英俊而完美面颊冰冷的曲线,刀削一样坚挺的鼻子。

太阳已经落下水平线,但余光还未消失,天空呈现冷暖过渡的色调,蓝色的眼睛。

那双眼睛的主人看着他,似乎有些惊讶,但也是转瞬即逝,立刻恢复了平静的湖面。

“第一次暂时原谅你们,下次注意时间。到位子上去吧。”教授转过身,走向讲台。

如梦初醒的两人沉重地走向呈阶梯状向下的座位,已经零零散散坐了一些学生。

天文系的学生一直很少,因为对数学,物理,计算机,实测的要求很高,很少有人能考上这个稀缺的专业。

“Clark...”Dick准备走到后面随便挑个位置,但他的室友已经一屁股坐在了第一排。

Clark无辜地抬头询问看着犹豫不决的Dick,“怎么了,Dick?”“没事,没事。”你不觉得靠这么近,看着那只蝙蝠会害怕吗。

腹诽着,Dick挠挠稍长而乱糟糟的黑发。“我坐后面去了,好运。”向小镇男孩比了一个鼓励的手势,走向了后排座位。

Clark 收回目光,转过头盯着正在讲台上翻看书的教授。

Wayen抬头,冰冷而严厉的眼神像X射线一样扫过整个教室,大家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种被透视的错觉。Clark莫名地有些期待,涨红了脸。

那道目光扫到了他身上,微微停顿了一下,又立刻跳到了其他学生身上。

“选这个专业的人现在需要明白,我们的工作就是考古。”低沉平静的嗓音稳稳地在整个旷大教室里回荡。Clark和其他学生一样被这出其不意的一句话惊讶到,睁大了眼睛。

教授看起来对他们的反应了如指掌,预料之中。微微扬了下坚毅的下巴,他接着说下去:“恒星,星云,超新星,数以亿计的星系发出光,在这个膨胀的宇宙里,跨越百万光年后被我们窥见。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些遗孤身上寻找宇宙机密的线索。”

所有人都安静地听着。

“这是无谓荣誉和利益的。这个专业出去,你不能找到让你一夜暴富的机会,除非你获得特殊奖项。但普通的天文工作者都在NASA和各种天文台里献出自己的青春,工作也会很苦,压力很大。”

教室陷入一片沉寂。

“所以我要说的是,在座的各位都是伟大的。”Wayen严肃地凝视着整个教室里全国各地汇集的聪明才智大脑,“你能选择这样一个美妙的专业,它不会让你们失望,我相信在座各位都明白星空的魅力和冲动。”

是啊,星空。

凝望那满天大大小小忽明忽灭的繁星星星点缀了夜空,把它们的光泽洒向大地。

河中倒映着月影山边飞淌着流萤.

月影在水中荡漾,流萤正放着光明.墙角的蟋蟀低声的秋吟,树叶中的秋蝉发出凄婉的悲鸣.繁星和水中的月影交相辉映.

一颗一颗繁星点缀,在黝黑的天空下化下倒影,点亮了湖中的倒影,缤纷的色彩如星辰般绚烂,星辰的月影在繁星里散淡.

是的,我知道为何这般选择。

——————————————

下课铃响了,学生们收拾自己的书本物品,窃窃私语着准备前往下一个教室。Clark拉起书包链,准备离开。

“刚才迟到的两位,请留步。”Wayen稍稍提高声音,盖过了学生的喧哗。

满脸不安Dick 和满脸通红的Clark停住了脚步,看着正在整理自己书本的教授。

他抬起头瞥了一眼不安的Dick,冷冷地挑了下眉毛,而Dick看上去更加不安了,甚至深深地低下了头。Clark忽然产生了一种感觉,这两个人相互认识…

“Robin,你没有red robin 做的好。”Wayen严厉而平静地缓缓说道。

小镇男孩立刻发现这两人确实认识。

“至少red robin从来不迟到,做事比你认真。”

Dick周身散发出一阵颓废和恐惧的气息,他顺服地点点头,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没有说话。

Wayen 暂时把注意力放在了小镇男孩身上。“放轻松,我不会吃了你。”他误会了男孩涨的通红的脸,以为是自己昨晚吓到了他。

不,才不是,Clark只是莫名地激动。

“我没想到你是天文系的学生,昨晚我误会你是喝醉了的学生,把你赶出去,是我的过错。”英俊的教授看上去很坦然。

“以后你若是对我的工具感兴趣,欢迎你到塔里玩,那里是我的私人小观测塔,我的大观测台在学校后山光污染少的地方。”

小镇男孩的脸越涨越红,几乎可以滴出血了。他害羞地喃喃:“谢谢…Wayen 先生。”

Bruce Wayen冷漠的嘴角在一瞬间似乎要上扬,但立刻恢复了惯常的平静。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