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

 

【白灰超蝙】似是而非(我也记不得是第几章了)



评论区放随缘居链接
*


在布鲁斯•韦恩的前半生中,他和任何一个正常人一样地经历过阴晴圆缺的痛苦,也和任何一个正常人不一样地一直未能得到爱情,但除了唯一的长辈阿福的关爱,他没有建立更稳定的陪伴。

尽管金钱与权利带给了他比寻常人更多的机会,另一方面,富贵荣华的出生却没给他被真诚平等对待的地位。

智慧让他几乎洞察每个人的欲望和痛苦,经历的苦难让他明了人生百态万情,因为理解,所以敏感,因为敏感,所以含蓄隐晦。

他能从阿福无意地忘记与迟疑中感受到他的担忧与情绪——他害怕自己与黑暗斗争过久,最后也会变成黑夜。

但阿福不明白的是自己不是与黑暗斗争,而是与黑暗凝视,而这种凝视的温情来自于他的赎罪,他自认为自己是有罪的,所以从最开始他踏入黑色中的那一刻起,他就果断地做好了最后与黑暗同归的准备,罪恶带来对黑暗的认同与惺惺相惜,死亡是熟悉的朋友,正是这种绝望让他的愤怒不息,让他的铁拳的挥舞无所顾忌,沉重地像被活埋的人捶向棺材板。

在布鲁斯•韦恩的前半生中,前进没有退路,他对死亡与黑暗独特的柔情与绝望,化作孤独不归的动力。

也正是这种果断的柔情,他的脚步坚定而迟缓,在这条孤独的道路上,在万般柔情之中,他的心灵明亮而阴郁。

他与深邃的黑暗对视,这是和尼采一样对孤独最无声的告白。他一面为孤独而寂寞,一面又对之依赖,因为言尽于此,孤独是他最忠诚的大狗,默默陪伴,未言抛弃。

他不能否认在内心中的一部分被克拉克吸引是因为彼此共同的孤独,熟悉的忠诚与不被理解。他对超人的出现除去作为人类义警的责任与愤怒,还有一丝自己都不愿承认的好奇与嫉妒。所以他面对那个与他相对的光明之子,引起他的注意,捍卫尊严,不论是谣言的,还是自己内心的。

他的自尊与敏感脆弱带来的表达总是含蓄而隐晦的,被人误解,就像克拉克一样。

但克拉克,虽然也有自尊的固执,但却能站在与布鲁斯不同的角度观察对他不公的炎凉世态,他选择清晰明亮的色彩去渲染世界,当天空的浅灰蓝不能盖住肮脏的杂色,他变成白与蓝混合的冷色调覆住所有的绚烂。

这是他们的冷色调。

当冰冷的白站在没有情绪的灰旁,他们的世界仿佛黑白照片,所有阴影与明亮都如此分界清晰,所有的欢乐与罪恶都如此简单,洗照片时封闭的红光照射下,全都凝固在单色的胶片上。

当大红的巨幕拉下,光影瞬息变化,万物皆息,他们的手还会永远相牵吗?

他爱他的庄严与正义,他爱他的坚毅与忠诚,但当庄严失去正义,坚毅失去忠诚,当他们心怀鬼胎,承诺还能维持吗?

答案无可讳言,却似是而非。



*


“痒。”

布鲁斯在卡尔面前拉起上衣,手指不耐烦地在露出的隆起腹部上抓搔,那里的皮肤不能适应肚皮胀大的速度,绷得紧紧的,带来瘙痒的问题。

“别抓了,小心抓破了。”卡尔拿出床头柜里的精油,慢慢地抹在那个柔软的鼓起上。

他理解布鲁斯的不适,事实上,布鲁斯的情况比他想象的好多了,一个强壮外星混血崽子赖在一个男性人类的肚子里十个月,而布鲁斯神奇地没有表现出他担忧的呕吐,失眠,体重下降,死亡等等。

相反地,布鲁斯破天荒地的长胖了,身体各项指标都良好得像运动员,晚上睡觉沉得连猪都拱不醒。仿佛怀孕的不是他,而是担心得焦头烂额的卡尔。

脂肪含量的增加和肚皮的撑大使布鲁斯的腹肌痕迹变得柔软,卡尔伏下身,像任何一个人类父亲一样轻柔地将耳朵贴在布鲁斯的肚子上,隔着肚皮的皮肤与脂肪聆听胎儿的动静。

“你超群的智慧不该明白有超级听力还这样做有多傻吗?”布鲁斯嘲笑道,然后,他感受到一股柔软的力量顶住了自己的肚皮,然后迅速地向旁边滑开。“它踢了我一脚!”布鲁斯的声音从肚皮上听起来闷闷的。

卡尔抬起头,用鼻子蹭了蹭肚皮,然后将头埋入布鲁斯丰满的胸部中间吸了口气,布鲁斯温暖的味道和精油的淡淡香味弥漫在卡尔鼻尖,他简直不想抬头。

TBC
后面这几段只是单纯的晚上刷到大本抱孩的图片激动得想吸的愿望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并不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