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

 

【怪诞小镇】(NC-17 叔公组) Papercut 1

*

冬天是最糟糕的,特别是在阿拉斯加州的费尔班克斯。

Stan坐在廉价的小餐馆油腻腻的桌子旁,面前微微摇动的塑料桌表好像总有一层化不掉的灰暗不明物质,桌面上印着红色的“TOODYE”广告张牙舞爪的字体。

一个肥胖的老太婆,靠着厨房的桌子,睁着和外面糟糕的天气一样毫无精神的眼睛——厚重的睫毛上涂了太多睫毛膏。

她像一艘潜水艇一样游过来,肉嘟嘟的手里端着托盘,当她游到他身边最终沉下来时,他真害怕连空气也会被这庞大的体积挤出去。

那艘潜水艇懒洋洋地给他倒了一杯免费的咖啡,或者印第安人不知名的草药水,味道尝起来就是那样糟糕,对味觉极大的损害。

他尽量努力地把裸露的脖子往身上那件来自二手市场的厚夹克里缩,冻僵的双手紧紧握住发烫的杯身。他窘迫极了,包里分钱不剩,被驱赶而开了整整20个小时的车逃到费尔班克斯,现在又累又饿。

很好,Stanley闭着眼睛想。他又一次完美地搞砸了一切,欠了一屁股赌债,除了满身疲惫和满腹饥饿,什么都不剩了。

小餐厅的暖气给他暂时的安慰,糟糕的咖啡给胃虚假的满足。但他知道小店也会关门,免费的咖啡也不足以撑过费尔班克斯异常的寒冬。

这时他亲爱的兄弟又在做什么呢?在高科技的实验室里不用担心外面的严寒,高薪和稳定的职业让他不用逃避外债的追堵,科学家是香饽饽,谁都抢着要,更别提驱逐了。

他睁开眼睛,盯着黯淡的招牌,不行,这样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他必须寻求帮助,可是向谁呢?父母永远无法原谅他,女朋友也抛下了他,身边的狐朋狗友比自己还要落魄,他盯着那个慢慢旋转的黯淡招牌。

对,该死,Stanford。他想。

他可爱的,聪明的科学家兄弟。

他站起来,潜水艇在柜台后透过厚厚的睫毛膏看着电视,正播放着肥皂剧,餐厅里有几个饥饿而疲惫的外地游客。他喝完杯里剩下的咖啡,把杯沿舔的干干净净。然后,他收紧了身上那件二手厚夹克,走进屋外费尔班克斯呼啸的风雪中。

停车场旁边有一个电话亭,他挤进去,关上门,投进去25美分的硬币,拨通了兄弟的电话。他的头抵着电话亭的玻璃,眼睛紧紧盯着拨号键盘,耳边传来等待的“嘟——嘟——”提醒声。

终于,电话通了。一个干净沉稳的声音传来:“您好,我是Stanford。”

Stanley仿佛被刺痛了一样,他张张口,一句话也吐不出来。“您好?”电话那头的Stanford带着吱吱的电流声再问了一遍。

没有一句话,Stanley猛地扣上电话。

窗外怒吼的风雪打击着小小的电话亭,天一片黑暗,当他重新坐上车打开电台时,电台主播带着滋滋的电流声提醒他暴风雪即将到来。

暴风雪红色预警,6小时内降雪量将达15毫米以上,司机尽量避免上路,政府即将关闭重要高速路。


注:1.阿拉斯加州的费尔班克斯,美国最冷的地方之一。

评论(4)
热度(15)